我们之所以需要平衡好稳增长和防风险的关系,是因为在去杠杆的过程中必须把握好分寸,从而避免对经济运行产生不良影响。而去杠杆的任务之所以在过去几年变得重要,则是因为前几年加杠杆太多,忽略了金融安全与风险。因此,我们的政策不断在失衡中震荡,而这种震荡形成规律后又容易被市场所利用,从而强化了失衡。

从2014年国务院发布46号文至今,国务院及各部委又相继发布多份文件,包括《关于加快发展健身休闲产业的指导意见》、《进一步促进体育消费的行动计划(2019—2020年)》 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