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对这样一家业绩平平的企业,股价却飞了天。从企业的龙虎榜来看,全部都是营业部,没有机构席位。这说明本轮拉高企业股价的基本属于游资在操作,机构鲜少参与其中。

鉴于企业未能针对阿才是否达到绩效奖金发放标准进行举证,因此承担举证不能的小事后果。顺德法院依据此前企业与阿才约定的绩效考核奖金计算标准,认定被告应支付给原告今年度绩效考核奖金为578578元(578578元÷22个月×22个月×0.578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