该团伙的制假窝点藏在郑州一个待拆迁的村子里,夹在猪圈和公厕中间,恶臭阵阵。高墙围成大院,大门紧锁,里面的五六间平房是制药作坊——药粉装在脸盆里,胶囊壳散落在地上、床上;灌装药粉时没人戴手套,也没有消毒安全措施,几台加工设备日夜运转。

▲一级军士长胡爱军45度下测试武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