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实上,土坛陶罐的“茅台镇洞藏酒”在网络上已经红了很多年,期间虽然历经媒体多次曝光,虽然相关部门曾进行过多次查处,却并没有影响到这一地下产业链的壮大。也正因此,在制假者眼里,这次新京报的曝光,至多和以前一样,只会让制假售假收敛一阵。

“死亡威胁”事件发生后,今日19时许,仁怀市公安局刑侦大队负责人陈飞向新京报记者表示,“仁怀市公安局网监大队、刑侦大队已经成立了专案组对秦某进行立案调查,会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进行处理,绝不姑息”。鲍一凡